“深”上游电解铝开启了一场盛宴,但铝市场的商业为何如此冷淡?

记者 | 王勇

编辑 | 张慧

与预期中的熙熙攘攘不同,位于昆明直辖县级市安宁市的中南城,生意异常冷清。

正对入口的“中南城——中国铝型材·门窗第一城”的牌匾,已经有些褪色。

10月中旬,界面新闻记者来到这一云南最大铝材市场。厂房之间的道路上仅有部分散货装车。一眼望去,人员寥寥无几。

“现在交易情况不好,不用多介绍。你自己看就能知道,没什么客户。”位于中南城入门显眼位置的凤铝铝材昆明总经销负责人刘云(化名),向界面新闻记者称。

官网显示,广东凤铝铝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0年,是集铝型材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大型企业。

根据加工制品分,中国有色金属加工工业协会将铝材分为铝板带材、铝挤压材、铝箔材、 铝线材、铝粉、铝锻件及其他六大类。

“在中南城,凤铝铝材的厂区规模或不是最大,但品牌还是很响的。但从去年到现在,订单量都比较小。”刘云边接着茶水边说,对自身情况和铝材市场并不愿多聊。

铝材加工的上游为电解铝,即铝锭。内蒙古、云南均为国内电解铝生产大省。光大证券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这两省各自产能分别占国内的14%和8%。

爱择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云南5月限电压产已经影响83万吨/年电解铝产能;9月下旬最新调研情况显示,云南省文山州、大理州电解铝企业被要求停槽50%,已经开始执行,预计影响产能47万吨左右。

除云南省外,内蒙古、青海、贵州等地均对电解铝产业实行有序用电或限电措施,供应侧的限制推动铝价一路走高。铝企业绩因此大增,中国铝业前三季度净利暴涨超10倍。

10月9日,国家储备局铝锭第四次抛储公开竞价,价格落地均在2.2万元/吨以上。其中,内蒙古包头4000吨投放铝锭最高竞拍价约2.21万元/吨,安徽马鞍山2994吨铝锭最高竞拍价约2.22万元/吨,较年初市场报价上涨近四成。

随铝锭价格水涨船高的铝型材,却为何无人问津?又有哪些因素支撑着铝锭的高位呢?

铝材市场冷清

“这里是云南最大的铝材市场,比较正规,道路也慢慢修好了。”另一家位于中南城的铝材商负责人张方(化名)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在中南城,六七成基本都是湖北人,我们江西的大概占不到三成。”

“目前没什么客户上门,也不敢多囤货,基本就是保证订单量。”张方说。

位于昆明市官渡区的众天铝材市场,生意更为惨淡。这里曾是昆明市最大的铝型材市场,如今已经没落。

还留在众天市场的一位商铺老板,边看游戏直播边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店面销售额约比去年降了四成。”

界面新闻记者看到,来拉货的基本是小型三轮电动货车,车上捆扎着几根简单包好的铝型材。

上述老板称,这一方面是因为众天本就是老旧市场,大部分商户已搬到中南城,另一方面,铝材价格涨起来后,下游销售确实存在困难。

富宝有色的分析也指出,目前铝型材价格过高,下游加工企业多不接受,订单明显减少。因价格问题,湖北等多地铝型材厂家也在控制收货,维持正常生产所需即可,库存量不多。

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以佛山市场部分铝型材为例,10月29日断桥喷涂铝材价格在2.66万-2.88万元/吨,较年初均价上涨约34%;电泳铝材在2.5万-2.88万元/吨,较年初均价上涨约28.6%。

铝锭是铝材最重要的原料成本。国内铝型材上市企业闽发铝业(002578.SZ)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铝型材产品定价模式是“铝锭+加工费”,加工费基本不变,客户下单时铝锭价格上涨,产品价格也会随之上涨,反之亦然。

同为上市铝企的明泰铝业(601600.SH)在其2021半年报中指出,目前国内铝加工企业普遍采用“铝锭价格+加工费”的定价模式,铝锭成本占明泰铝业生产成本的比重超过80%。

爱择咨询铝及下游产业链主管李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云南虽是电解铝大省,但并未产生铝材龙头企业,铝材销售主要以对周边省份如广东、贵州、四川、重庆外销为主。

因此,云南当地铝材商的议价能力较弱,竞争力并不算强。

上游电解铝等原料价格上涨凶猛,带动铝材价格不断走高,下游需求受到直接打击。主要依靠加工费实现利润的铝材商,面临业绩压力。

据张方介绍,为了压低价格,部分铝材厂家开始改用废铝等作为原材料。“有些铝材的颜色不好卖,就当作废铝回收处理,还能少亏一些。”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10月27日,废铝中干净割胶铝线报价1.81万元/吨,较年初也已上涨32%。

电价洼地消失

近些年来,云南对电解铝产业的引入力度非常大,并依靠优惠电价得到了部分电解铝企业的青睐。

中泰证券指出,此前铝价长期处于低位,部分铝企需要通过和当地政府协商获得优惠电价,以此来弥补亏损。云南等地区为了消纳当地过剩水电,出台了优惠电价政策,引入了一批电解铝项目。

据中泰证券数据,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电解铝价格持续上涨并长时间维持高位,电解铝净利在每吨2000元以上,处于历史高位。

总部位于山东的中国宏桥(01378.HK)在其2021半年报中指出,受益于铝价大幅上涨,该公司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81.43亿元,同比增长187.5%。

根据财报,中国宏桥拥有646万吨合规产能,2020年之前全部位于山东滨州,且全部使用火力发电。

由于在山东面临较大的环保压力和煤炭消费减量压力,中国宏桥决定将200万吨产能迁往云南文山州,分两期建设,目前一期100万吨中的33万吨产能正在投产。

中国宏桥将在云南享受的优惠电价,含税后仅为0.25元/度,低于山东本部用电成本,且是清洁水电。未来二期项目达产后,该公司电解铝清洁能源占比将达到31%。

今年6月,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长张彦提出,要把文山建设成为世界一流“中国铝谷”核心区的目标,并表示已成功引进魏桥、神火、中铝等一批企业落地文山,全州绿色铝产能已建、在建和签约规模达403万吨,占全省一半、全国近十分之一。

张彦当时要求,确保全州绿色铝产能2022年上半年全部建成投产,实现绿色铝产业总产值3000亿元以上。

但一纸通知,或让云南电解铝企业彻底告别优惠电价。云南地区的电价优势将消失。

8月2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提出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政策,电解铝企业、电网企业严格执行阶梯电价政策。

10月28日,云南省发改委转发上述《通知》,并表示各州(市)要严格执行国家电价政策,严禁出台优惠电价政策,全面清理并取消各种形式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

云南省发改委明确提出,现行针对电解铝行业实施的、与国家政策不符的其他差别化电价政策相应停止执行,全省范围内已经实施和组织的对电解铝行业的优惠电价政策立即取消。

此前印发的《实施优价满发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的通知》等利好电解铝行业的政策,也随即被废止。

自2022年1月1日起,云南省内电解铝企业用电阶梯电价标准按照《通知》规定的分档、加价标准执行。

这对文山县的“中国铝谷”计划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尚不得而知。

界面新闻记者从文山县供电局了解到,目前针对大工业用电的用电等级有不同的定价,通常电解铝项目由22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电网供电,电价约在0.35元/度。

该供电局工作人员称,每个月的电价水平存在不同。因为文山县基本完全依靠水电,分为丰水期(6-10月)、平水期(5、11月)和枯水期(12-次年4月),丰水期电价最低。同时,每天也分时段计价,23时到次日7时是电价最低时段。

对于是否仍考虑保留部分“优惠电价”,该工作人员未正面给出回应。

有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10月13日在太原举行的中国铝业周活动中,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中国宏桥集团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张波在透露,目前中国宏桥的文山项目仅有小部分投产,优惠电价取消对该公司的影响较小。

“若优惠电价完全取消后,长期看是否要继续搬迁仍需考虑。”张波称,这需要考虑山东、云南在“双碳”方面政策的明朗程度和能耗压力。

严禁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的一大背景是,国家为实现“双碳”目标,将严控高耗能产业。

铝材市场之所以冷清,“一方面是价格过高导致需求侧走低,下游采购意愿降低;更大的原因在于限电导致企业无法开工,铝产品出货量受限。”李琳对界面新闻指出。

电解铝属于高耗能行业,也是碳排放的重点行业。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曾表示,目前全行业年度用电量超过5000亿千瓦时,约占全社会用电总量6.8%,用电成本在电解铝生产成本中占比超过40%。

今年能耗双控形式严峻,电解铝成为被限产的对象。

电解铝盛宴结束?

近日,铝锭价格已跌破了前期的高位震荡区间。

生意社数据显示,10月27日国内铝锭华东市场均价约2.06万元/吨,较10月19日市场均价下跌约15%,但较年初华东市场1.59万元/吨的报价,仍保持近30%的涨幅。

东吴证券分析师杨件表示,上周铝价大幅回调,主要因动力煤价格大跌导致成本坍塌,电价有望在四季度高位维稳,叠加铝锭库存累积,成为铝价大跌导火索。

银河期货指出,今年以来,铝价由资本推动为主,下游市场被动接受,直到涨至每吨2万元以上,下游市场崩塌,促使铝价下跌,前期炒作的泡沫将基本挤破。

该机构预测,供给端大规模复产最早将于2022年一季度末开始;随着广东和江苏、河南等消费地电力形势逐步缓解,需求端预期也将恢复。价格暴跌之后,铝材出口数据恢复,终端企业有望陆续补库。

杨件同时认为,近期铝价进一步下跌的空间有限,底部仍有成本的强劲支撑。

这是因为部分地区仍执行限电政策。例如,根据贵州省印发的《关于立即执行错峰用电计划确保今冬明春民生用电的函》,涉及电解铝产能130万吨。

此外,上周氧化铝价格持续上涨,加上动力煤现货价格维持高位,电解铝行业即时成本已超2万元/吨,濒临亏损线。

安泰科调研测算指出,以眼下的氧化铝、阳极、煤炭等价格进行测算,部分企业已开始亏损,亏损面为27.1%。

爱择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前电解铝的实时成本约19552元/吨,现货周均价跌至20844元/吨,企业利润缩窄至1292元/吨,亏损产能占比达到18.97%

目前的铝锭价格,已经处于试探企业的成本红线。相比之下,电解铝的原料氧化铝,则迎来了新一轮涨势。

生意社数据显示,10月27日,中国铝业在山东、河南、山西等地的氧化铝现货价格约4150元/吨,较三个月前抬升超六成。

10月14日,国网河南省电力公司郑州供电公司发布《关于启动郑州市2021年迎峰度冬Ⅲ级轮停轮休方案的通知》,部分企业要求采取“开三停四”进行轮休,中铝矿业作为省发改委发布的64户“双高”企业用户之一,将实行全部停产。

河南省氧化铝年产能1285万吨,2020年氧化铝产量867万吨,占全国氧化铝产量比重为13%。

银河期货指出,氧化铝吨价突破4000元,主要是“成本驱动+供给端减产驱动”为主。山西、河南因环保和洪水因素,国产矿石供应紧张,烧碱因上游能耗双控减产,导致供应大幅减少,采购困难,焙烧成本也因煤炭涨价而大幅抬升。

与此同时,氧化铝进口量存减产预期。海关进口数据显示,8月中国进口氧化铝共39.41万吨,环比减少25.19%,同比增加49.85%;1-8月份累计进口233.23万吨,同比减少10.95%。

安泰科也表示,在成本支撑、供应收紧的总体态势下,氧化铝价格仍存在上行动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